云鬼

期末,比较忙_(:з」∠)_

零散的东西6

#我觉得我都剧透完了。。

这世上没有轮回。

什么前世姻缘,什么来生再见,都是些不着边际的民间臆想,是才子佳人文绉绉的瞎扯淡。

生,自天地间凝出魂魄本心,于人世间填充百样情感。性格,做派,皆来自于耳濡目染。

死,则散魂于天地,存念于人世。有执念过重者,以念驻魂,强留世间。此为鬼。

人于天地之间凝出,亦在天地之间散尽。此为因果,此为轮回。

死了就是死了。魂魄回归天地,如一杯水倒入大海。再盛出来的水,依旧澄澈,却也再不是原先的那杯水了。

人间话本里常写,身死魂出,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忘却尘世三千,再投胎为人。由此衍生过许多三生三世辗转缠绵的爱情故事。可是故事终究只是故事,是凡人对未知的臆想,是对尘世的留恋,对离别的不甘。

他身为鬼,是最清楚这一点的。

人是由邂逅组成的。

没有过他的师青玄,是否还是这样的师青玄,没有遇到过师青玄的他,又会是怎样的他?

他知道的,他再也找不到师青玄了。






可他还是想见师青玄。

他还想找到他,他还想跟着他,他还想师青玄能再牵起他的手,在阑珊灯火中笑着唤他。

他面前光点跳动着问他,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

我想要师青玄能再活过来,我想要他身子康健,我想要他还能笑语如嫣,我想要他做回那个亮堂堂的风师神,我想要他从未被厉鬼所扰,我想要他一生平安。

他动了动唇,万千思绪临到口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半响,他终于开口。

“我想要从头再来。”

【双玄】再拟今生(四)

#重生设定
#都快变成周更了。。。对不起orz
#部分大纲     贺玄私设
#前文链接∶           三    

#目录总集

    师青玄还是没能找到贺玄的名字。

    他今日特意推了中天庭的任务,早早下凡守在皇城下等待放榜。虽然他有信心凭借贺玄的才华完全可以拿到首榜首名,可人间权势纷杂,他估摸着一甲大约由首辅、太尉、安乐王几家的门生学士包揽。再看榜单,前三果然不识。

    他倒也没心灰意冷,官家子弟能包揽一甲几乎是惯例,再之后的二甲三甲数百人,全国数千考生赴考,平民家子弟还是占了大多数。他不太懂人间科举文章,曾偷偷拿了贺玄的文章去问灵文。灵文真君拿着文章读完,脸上带了点不可思议的神色,看了他一会儿,终于开口评价道,“栋梁之才”。

    仙京第一文官都说好,那还能有什么不好的?

    师青玄满怀期待、信心满满的来回数了三遍榜单,却还是没能找到贺玄的名字。

    ——怎么回事?

    师青玄突然之间没来由的有些慌张,心底隐隐浮出一股莫名的惊惧来,又有些不可置信。他索性趴到榜单上,一个个用手点着名字看过去,不信邪的想再来一遍。

    “哎,哎,这位小哥儿。”可还没等他数完二甲,旁边就有人把他拽了下来。他一回头,那人却先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咳了两声,断断续续道,“咳、咳嗯,呃,你、你别趴这上看啊,我们后面的人都看不到了。”那人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他,想了想,终于还是拍了拍他的背,支吾着安慰道,“嗯、没关系的,看你还这么年轻,明年再考嘛。四五十岁才大器晚成的人都有不少呢,别伤心了。”

    师青玄也不知听没听到,失了神似的向外跌了两步,退到了人流外。立刻有人填上了他的位置,扒着头去看那榜单。人群之中不时传来雀跃欢呼声,道贺攀谈声,偶尔也有失望崩溃者大吼痛哭声,吵吵嚷嚷。

    可这些吵嚷声像是隔了道屏障,隐约着绵延不绝,却完全传不进师青玄的耳朵里。他脑海里乱成一团麻,根本听不进任何声,也想不清任何事。他只觉得心脏砰砰跳动,却浑身发冷,胸前的金锁重逾千斤,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口。

    忽的一个扭曲的尖利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逃不开,你躲不过!祸由汝起,不得善终!”

    这声音有如一声惊雷乍响,吓得他一个趔趄向后倒去,摔坐在地上,却也将他从那纷乱思绪中拔了出来。他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身上冷汗这才滴落下来,心中虚幻的惊惧一下子化了实质,他身上好似有什么东西被吸走,胸口金锁散出的灵光都暗淡了些。

    他终于捋出了思绪,可心中的慌乱不减反增。为什么贺玄没有考中?他分明有那样的才学——若说是考官徇私,这次阅卷的几位大学士他事前探查过,有一些也是贫苦出身,不会刻意打压平民考生的。

    所以贺玄为什么还是没有考中???

    他在心里念出了答案。

    那是他百般隐瞒,努力避免的事情,是折磨他前世许久的残酷真相。

    偷天换日,李代桃僵。

    他伸手捂住了胸前金锁。

    ——他身上的命格,还是他自己的吗?





    他终于颤抖着起身,随意寻了个无人巷子,御剑而起,直向仙京飞去。

    不管真相如何,这次,他至少要知道全部。

    也许还来得及补救。他想。毕竟至少现在,贺玄还活着。

    他在空中疾行,脑内晃过许多曾与贺玄相处的时光。那仙京玉阶上迎风而立的一袭黑衣,那人间灯火里冷然不语的高挑英姿,那黑水岛上拉着他前行的坚定背影,还有幽冥水府中,一步步褪去神的外皮,露出阴冷鬼相的人,在地牢中绑住他,一字一顿诉说仇恨的人,一把拧下兄长头颅,冷着脸问他感想的人,在皇城人阵中抓出他,扔给他一把风师扇的人。

    林林总总,都是贺玄。

    这些恩怨,这些情仇,这些爱恨,这些纠缠,这些光怪陆离的记忆,慢慢汇聚成月光下萤火中,那个瘦小却坚定,拱手而立向他微笑着的身影。

    那是贺玄。

    他想保护他。

    他咬了咬牙,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从腰间翻出一把折扇,并指为咒,翻手一挥。

    晴朗的天空下忽的卷起一阵风,顺着师青玄前行的方向,推着他急速前行。






    “夺他人造化,顷刻倒下!”

    行至半空,师青玄耳边又传出一声怒吼,语含斥责,仿佛在训斥一名无耻的小偷。

    师青玄心中一颤,执扇的手抖了一抖,法力一乱,忽然风止,他直从剑身上翻了下去,连人带剑坠向地面。

    一声巨响,鱼溃鸟散。

    师青玄艰难的摆弄了一下身体,让自己仰面躺在地上。

    他从空中受惊摔下,落到林子里,撞折不少树木枝桠,划得他皮肤生疼,身上也不知青了多少处,想也知道惨不忍睹。

    他身上护体的法宝带了不少,倒是没有伤筋动骨,但是他又不是武神出身,从那么高的空中一下子摔下来,身上疼得很,脑袋嗡嗡作响,动一动都欠奉。

    他躺在地上缓了一缓,想等着这股疼劲儿过去,心中却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好像有什么他没注意到的东西,好像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慢慢从地上坐起来,抬手想揉一揉太阳穴,却不知扯动了哪里的伤口,“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突然觉得背后发凉,有什么东西从他背后游过,带起一阵冷风。

    他身边满是被他砸断,掉在地上的碎木。他抬头向上看去,茂密的枝叶几乎挡住了所有天光,只有零散的几处薄弱,日光透过叶子照下来,蒙了一层幽绿的颜色。

    ——像个囚笼。

    这念头刚起,四周就吹来一股怪异的风,从他身边晃过,又直冲上天,将林子里停歇的乌鸦惊起,乌羽散落,一阵嘎嘎作响。

    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这风里说话。

    “天地樊笼,你无处可逃!”

    ——是白话真仙。

    这声音缠了他两世,缠到他熟视无睹,习以为常。

    他突然就安心下来了。

    这诅咒的恶言,在他耳中,竟像是天籁。

    他低下头,竟低低的笑出声来。

    是啊,那是白话真仙啊。他怎么一直没想到呢。

    白话真仙还缠在他身上啊,又怎么会和前世一样呢。

    不知从哪里来的愉悦感,他一手撑额头,眯起眼睛越笑越开怀,最后干脆不再掩饰,爽朗的笑声绕在林间,驱散了空气中那幽暗的阴霾。

    终于像是笑够了,他坐在地上盘起腿来,一手撑膝,又做出那一副纨绔公子相,笑眯眯的开口。

    “来嘛,再多说两句来听听啊,别害羞嘛~”



    林子里的风,忽的止了。

    师青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折扇一展,又恢复了那翩翩公子模样。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他眯起眼睛,笑得狡黠,像是只要去算计人的小狐狸。

TBC

碎碎念

① 关于古代科举制全是瞎编。别信。
考官也会有熟悉的学生,自己带的也很有才华的人,看考卷的时候熟悉的字迹都认识,文章这种东西也没有特别的评分标准。考官会给自己熟悉的学生撩一撩分,虽然不会撩的太离谱。最后提交给皇上看的三甲文章虽然会有点水分,但是水平也会很好。
以上纯属猜测。

② 灵文:水师家的小崽子能写出这种玩意儿来?!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深藏不露深藏不露啊。

③ 青玄想着贺玄以后要做官,早去看了当下官场形势和官员秉性,了解了一下哪个人可以深交那些人不好得罪,想着以后贺玄高中慢慢再跟贺玄讲。然而并没有用到。

④ 青玄回忆里人间灯火里的地师是女相

⑤白话真仙∶这人笑啥???

一点思考

我就觉得。。。。我的人生观好像真的有问题。

我从来没觉得双玄一定会BE过。

就算是看到青玄最后沦落人间,一年之后依旧混在人群中是个乞丐,我也没觉得会出现BE结局。

我觉得他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明白。以后的事情虽然没有被写出来,但是当青玄在皇城出现,一呼百应,爽朗的笑着和带领大家去守护苍生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一定能再度飞升的。

他的心没有死去。他再度飞升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在我心里,他已经是神明了。他才是真正的神明。





我不觉得爱和恨是相互矛盾的。

我觉得爱和恨是可以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是一体的两面,相互平行,又相互交错。

不违和,也不矛盾。

恨吗?恨啊。

爱吗?爱的。

引玉殿下说,“我是恨,我是讨厌,但是,那又怎样?”
“我恨他就一定要害他吗?”

过去是不可磨灭的。已经发生了,无法更改,无法抹去。

所以我们只能接受它。

为什么人不能接受自己的恨意?

我恨他,我知道我恨他,我接受这个恨着他的自己。我也不会忘记这份仇恨。

但是我也同样爱他。

一码归一码,就像犯了错误受惩罚,做了好事受表彰一样,我觉得爱和恨也可以如此界限分明,并行存在的。

我最擅长的就是接受现实。

我会难过,也会悲伤,但是难过和悲伤,有什么用呢。

一直沉浸在难过和悲伤里,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把难过聚集起来,找一个时间拼命难过。睡一觉过去,第二天起来,拍拍胸膛,又是一条好汉。

有些事情既已成为现实,不如铭记它,接受它,在此基础上,考虑别的事情。

仇恨不是需要忘记,不是需要放下的。

造成仇恨的刻骨铭心,是需要被铭记的。

铭记并接受这份仇恨,再去用自己的心来思考,以后要如何做。

恨只是恨,恨不代表着厮杀,也不代表着绝望,不代表你死我活有死无生的极致狠厉。





墨香铜臭在作者访谈中说,胳膊腿不会治好,青玄也不想治。

我不觉得这是在说青玄无法再站起来,也不觉得这是在说青玄一辈子都是个烂泥里的乞丐。

况且青玄就算一直做乞丐,也不是颓废无能,了无生气的乞儿啊。他只是没钱。

我觉得这是在指“铭记”

为什么仙乐太子三次飞升也不取下咒枷?为什么明光将军再也没有炼制法器?

这是伤疤,这是过去。

谢怜要自己铭记自己的过去,他要记得他辉煌过的日子,也要记得他在烂泥里摸爬滚打,看到的活在底层的人们,读到的存在过的微小却真挚的心。

他也要记住他曾想过报复,他曾戴上过悲喜面,他差点成为白衣祸世。

裴茗也会记住自己的部下,自己的兄弟,自己的手足,自己的过去。

他没想杀他们,可他终究杀了他们。

他说,“我从来没把那当过美谈。”

这些都是悲伤的、丑陋的、不堪入目的过去。但是他们会铭记这些过去。

为了铭记这些过去,谢怜不惜没有法力没有气运,裴茗不惜没有剑。

青玄也一样。

他兄长惨死,亲友背叛,自己百年来的风光其实是踩着别人的血肉得来的。这是历史。这是过去。这是事实。

我不知道他在人间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想来是人世间那些残酷又无奈的事情。

他不逃,不躲,他不愿抹去自己的种种过往。再怎么残酷,再怎么痛苦无奈的过往,也是他的过往。他不愿抹去这些伤痕,假装一切无事发生,假装自己还是那个光鲜亮丽万众瞩目的风师。

他接受这一切。

他的兄长,他的挚友,他的爱恨,他的情仇,他的伤痕累累,他的疲惫不堪。

他接受这一切。

我是这样理解那句话的。

他可以接受,他们可以跨过去,他们两个都是极聪明又勇敢的人,青玄尤其聪慧,不会整天整天闷在无法回首的过去,在仇恨和爱之间纠结颤抖的。

他们不确定的,可能只是对方的心意。

具体一点,就是贺玄会觉得青玄在恨他,在怕他,总归不会是他想要的。

这种东西,两个人见一面,一起做点啥,聊聊天,谈谈心,实在不行经历一下危险,感受一下心惊,就能解决。

实在想不通的,刺激一下就想通了。

所以在我看来,只要有契机,随便契机是啥,怎样都可以HE。


【也许我脑子是真的有坑吧orz

悄悄说

我我我我我。。。开了个小号!!

@一个偷偷存脑洞的小号

会随便写一些大纲文!很随便!瞎写的!

当然全部HE!

就是写出来爽一爽。。。因为大概不会扩写成正文,所以没在这边发_(:з」∠)_

打了个tag
#青玄飞升的一百种方式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新版lofter上的最新刷不出来。。。要在最热里面看全部。。。_(:з」∠)_不过反正也没有多少。。

有有有。。有人要看吗(小声x

碎碎念

《心魔念》全文修完啦

目录在这里

非常开心。

虽然可能还是会有错别字。。。。

全文三万多字,5-6千字一章,分了六章。
还开了车!
第一次写这么长,第一次开车!非常开心!夸一下自己!

主要修了第一个幻境的后半部分,就是中一,加了两千字左右,把该详写的地方详写了下。还有其他一些地方有小改动,修了一下细节。

欢迎二刷!

虽然可能并没有人看orz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这篇文我本来只想写几千字弄个小短篇的orz

写这篇文的初衷是一点“不满足”。在给《再拟今生》搞事情圆剧情的时候,忽然生出的一点不满足。

可能是因为私设太多,简直已经不是原先的世界了。

就觉得,为什么要重生才能HE呢,为什么原著里的两个人不能好好在一起呢。

我想要他们两个,就是原先的他们两个,没有出事,没有死,就好好的,越过心结,在一起一辈子。

啊插一句广告!推一下白菜太太的《破釜》!写的超棒!!比我这篇有文采多了orz,道理也讲的非常清楚!把所有的遗憾都圆回来了!醍醐灌顶!

可我还是想要青玄飞升。

太子殿下说,“身在无间,心在桃园。”

师青玄做到了。

再见时他是真的看开了,想明白了,他在什么地方,都还是他。“一双极亮极亮的眸子,明明如昔。”

他是个凡人,他本就是个凡人。可是我觉得,他比天上的任何一个神明,都要做的好。

他比任何人都当之无愧。

也许他本只是个凡人命,但他为风师百年,做的极好,一个“神明”该做的事已经刻到他骨子里了。就算是沦落凡间,他也理所当然的做着风师会做的事。

他已经是风师了。

吹爆青玄啊!!!!他超棒!!!!

一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只是想了两个场景,一个是青玄在暴风雨中艰难的抱住贺玄,恶狠狠的亲上去,无声的诉说着恨和爱。他一颗七窍玲珑心,他真的可以跨过所有的过去,跨过那些好的不好的东西,他可以抬起头来走向未来的。

只是这未来里,他要带上贺玄一起。

另一个场景是在亲完之后,潮水褪去,万民获救,祈愿感激的信仰集中到青玄身上,他在万众瞩目中飞升成水师,迎来了他真正的天劫,这一次,靠他自己,飞升成神了。

所以一开始以为很短的orz

然后后来嘛,开始写入幻境,暂定了三层,为人,为鬼,为神,一个个解决贺玄心路上的魔障。写着写着发现我废话好多一个场景要写好久orz,第一个幻境就是中一,写到后面没耐心了,想着快点写完他然后去写下一个。。。。结果后面的一些重要的场景就没烘托出来_(:з」∠)_

所以中一改了很多orz



这篇文完完整整的、一步步把原著双玄的不完满和未知填完啦,不过其实世界不是这么简单的,应该还有很多其他人,原著里有很多别人的结局未完,冥冥之中他们的因果也应该有个了结的。

《破釜》就填完了所有的因果,包括真地师的怨恨,水师的结果,贺玄为鬼做的孽和为神时积的德,一点点全部了结了。

只是我不会写的再深了。我写不出那样大篇章的圆满的故事。我不是很敢写大篇世界观和多个人的恩怨情仇。我没有论对错,只是在书写爱情。

因为其实我本人的世界观大约是很扭曲的。我不太敢把有可能不对的东西传达出去。

我能表达的,都是我从别人那里读到,我觉得很对并引以为鉴的人生观。

所以这只是两个人的故事。

人生观相对来说小一点,好把握,而且很容易判断正误。

这是我喜欢的人生观。

我要写一个我喜欢的风师青玄。

一个勇往直前、朝气蓬勃,明事明理,不会一直在犹豫纠结的师青玄。

在他喜欢化女相很可爱,很纯真直爽,有些胆小喜欢哈哈哈之前,他还是个男人,他还是风师。

他其实很可靠,很坚强,也很勇敢。

他也可以担起一切。

他可以跨过,也愿意承担。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完整的人。

那可是风师大人!!!

【双玄】时光瓶(心魔念番外一)

#盲狙广东卷,还债
#取最后一句来写
#就是将它装进时光瓶的那句
#一发完

#心魔念正文链接
#上    中一   中二   中三   下一   下二   

1

    “咚、咚、咚”

    富丽堂皇的金殿外,一个素衣斗笠的破烂仙人,正屈着白皙的指节,一下下敲打着殿门。

    “青玄——”  见许久无人应答,破烂仙人开口喊了两声,变指为掌,用力的拍了两下门。不一会儿,只听殿内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隙,一个白衣道人探出头来看了看,又一下子把门打开,伸出手去爽朗的拍了拍破烂仙人的肩,笑道,“太子殿下!真是好久不见啊,来来来进来坐啊。”

    谢怜刚想应承,抬头却看到师青玄身后晃悠悠走来一个人,一袭黑衣鬓发散乱,衣领半开着,一副刚睡醒的困倦模样,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一红,忙摆手说明来意。

    “不了不了,我一会儿还有点事。”他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个东西来递给师青玄,“灵文拜托我来一趟的——这是从前仙京遗迹里面捡出来的东西,灵文说是你的,让我来送一趟。”

    那是个沾了尘土,被烧的半黑的盒子,却仍依稀能看到原本精致的样子。仙京一朝出事,许多神官的物品或是失散或是烧毁,这个盒子却还能留存下来,虽已被烧的半焦,却并无大碍,实属难得。

    师青玄见了这盒子却先是愣了一愣,不知想到了什么,似乎有些难言的感慨。他这一愣的功夫,一只白玉般的手从他身后伸过,拿了那盒子,又一把将他揽过,让他靠到一个坚实的胸膛上。

    贺玄从师青玄身后探出头来,一手拿着那盒子,一手揽住师青玄,也不说话,只盯着谢怜看,看得谢怜浑身发毛,讪讪的笑了笑,拱手告辞了。

2

    “贺玄!”

    师青玄双手叉腰,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贺玄吼道。

    “太子殿下是我的好朋友!难得来看看我,你这样太失礼了!”

    贺玄也不理他,由他闹,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着那盒子,不时屈起手指敲一敲,找着打开的方法。

    “贺玄!”师青玄见他如此,大怒,直扑到他身上去,伸手去夺那盒子。

    贺玄拿着盒子伸长手臂,避过师青玄抓来的手,逗着他伸手去够。二人打闹间那盒子失手掉在地上,啪嗒一下弹开,一个晶亮透明的小瓶子骨碌碌的滚出来,碰在玉石地上发出清亮的声响。

    “这是什么?”贺玄说着,拿起那瓶子,在眼前晃了晃,拔出上面的塞子,倒出一张纸来。

    “啊,这个是。。。”师青玄的声音难得有些慢吞吞的羞赧之意,踌躇道,“就是。。是时光瓶啦。”

    他说着,在贺玄身边坐下,靠在他身上,展开那张纸,解释道。

    “是以前的我写给未来的自己的。”

3

致依旧英俊潇洒正直善良的风师大人∶

    嘿!最近过的怎么样?哈哈哈不用想肯定过的很好啦,毕竟我可是天纵奇才风流倜傥的风师啊。

    对了,你现在中秋宴上能得多少盏灯啊,六百?七百?有没有比我哥还要多啊?说起来我哥有没有脱离三毒瘤啊,总跟裴将军混,以后可怎么找老婆啊?他现在有没有找到老婆呀?

    唉,不说这些了。其实我。。。遇到了一点问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所以干脆写个时光瓶,交给你来解决啦。

    你记得地师吧?对,就是新升上来那个,叫明仪的,黑乎乎的整天不说话的家伙,愣头愣脑的就知道吃,还超凶,一点意思也没有。

    嗯对,一点意思也没有。

    可是我好像有点喜欢他。

    我也不知道。。。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看看他,傻乎乎直愣愣的,什么都不懂,上次还抓了敬文殿的神官——上天庭哪是可以随便横冲直撞的地方啊。

    可是我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傻的人了。

    天庭天庭,不过是个高级点的人间界。贪欲,权势,这些为人时要遮掩的东西,几百年过去,只会暴露的更彻底。

    可是他不一样,他就像个无情的铁律,走在正道上,半点不歪斜。

    我想跟着他走。我想护着他。

    他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啊。我想看着他一直这样笔直的走下去。一直一直这样,永远不会跌倒。

    我好像有点喜欢他。

    可是我干嘛喜欢他啊?他又不是好看的姑娘,而且还闷闷的像块木头,一点都不解风情。

    其实他人也不错啦,我说什么也都愿意听,肯下凡陪我玩,连女相都愿意陪我化。

    我们要是好朋友就好了。

    我有很多朋友,可是我觉得他,和其他朋友是不一样的。

    我也说不清哪里不一样,好像,比喜欢其他朋友要更喜欢一点,见了他比见了旁人要更开心一点。

    这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我想不明白。所以干脆不想了,交给你啦,我知道你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一定能想明白的!

    在你想明白之前,我就叫他“最好的朋友”,以示区别好啦!

    完美!

    你要加油!

                                             一位机智的风师大人

4

    一封信读完,师青玄早已羞的面色通红,眼睛不知该往哪看,将脸深深埋在贺玄的臂弯中,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以前居然这么蠢的吗?!

    天不怕地不怕的风师大人终于体会到了被扒出黑历史的羞耻感,像个鸵鸟一样把脸蒙起来,催眠自己这样就谁都看不到他了。

    “噗嗤”

    贺玄读完这一张泛黄的信纸,再看看师青玄这羞耻得直往自己身上蹭的可爱模样,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

    “不许笑!!”

    师青玄听到这笑声,面色通红的抬起头,却突然被贺玄一下子压倒在地上,温热的气息扑到耳边,痒痒的。

    “那么,现在想明白了吗,依旧英俊潇洒正直善良的风师大人?”

    “不要再说啦!!!!!”

END

碎碎念∶

①为了把它写成糖强行凑了一波番外

②不会做政治题,断章取义做个恋爱题好啦

③食用愉快√

好几年没有参加高考了广东原来考全国一卷吗_(:з」∠)_

这个题目真的是。。好红啊。。。。

大家假装没看到我说的话好不好呀(/ω\)

归档索引

#可能是我不太会用网页版。。。写的东西多了找东西要翻好久,归个档整理一下

#2018.6.18

 

《心魔念》

#原著向结局,HE,已完,已修,3w

#中三、下二有部分R18内容注意

上    中一     中二   中三   下一   下二   

 番外一 时光瓶: 盲狙2018广东卷产物

 

《再拟今生》

#师青玄重生回十岁,怒怼白话真仙设定

#未完,还在写。

部分大纲     贺玄私设

              

 

#零散的东西系列,《再拟今生》的部分剧透,和一些其他角度的补充,随手写的,与正文会有差别。

零散的东西1            零散的东西2

零散的东西3-1        零散的东西3-2

零散的东西4           零散的东西5

零散的东西6

 

#还有一些小短篇

《失眠》  :鬼王得了失眠症

《月下独酌》   :520贺文,两个人喝酒的故事

一个彩蛋     :月下独酌的后续部分,真·520贺文

《记一次懵懂的情窦初开》  :高考应援,一次帝君突如其来的考核,地风二人情窦初开的故事

 

#还有一些欠的债和未写的梗

雨山   的点文   娱乐圈的影帝贺玄,暂定影帝贺玄x经纪人青玄

明三道   的点文   两个做生意还血雨花呗发家致富的故事

脑子有毒时的花吐症梗,不一定会写

 

啊这么一想我欠了好多东西啊orz。。。

盲狙广东卷!!!

写不出来就删掉这条

大家假装没看到啊_(:з」∠)_

【双玄】记一次懵懂的情窦初开

#有关考试全是私设,别信
#是从前的故事
#别瞎想,只是个故事
#小短篇,超短
#祝大家高考顺利

1

    好安静。

    一身黑袍的地师大人端坐于殿内,愣愣的看着安静的殿堂,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少了什么呢?

    不知道。

    人间已是四月艳阳,临近殿试,多少书生举人埋头苦读,多少人家的父母忐忑不安,半是紧张,半是期待。

    一时之间夏日的蝉鸣都安分了不少,这些日子的祈愿也减少了许多。

    地师仪闷闷的坐在殿内,一时竟无事可做。

    信徒的祈愿早已完结,一些误投的考生祈愿被他干脆的扔给灵文殿。他看着空荡荡静悄悄的殿堂,心中升起一股说不出的烦闷。

    他不知道,凡人管这种情绪叫做无聊。

    平时他是怎么过的呢?地师仪皱着眉,靠在椅子上想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信徒祈愿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人,叽叽喳喳的到他身边来转,笑着闹着带他出去晃。

    啊,是师青玄。

    师青玄最近怎么没过来?

    不知为何,地师仪心中烦闷更甚,像有一团火堵在胸口,热腾腾的灼烧着。

    他怎么还不过来?

    地师仪终于起身,烦躁的跺了跺脚,一挥衣袖,迈步离开了他的殿堂。

2

    白晃晃亮堂堂的金殿里,一打打纷白的卷轴堆了满地,有人一身黑袍,肃穆笔挺的站在这里,分外显眼。

    然而显眼也没有什么用。因为并没有人注意到他。

    地师仪好不容易才从一片白里翻出了一身白衣埋头狂写的师青玄,走近轻咳了两声,想引起那人注意。可那人看也不看他,只埋首在半人高的卷轴里,也不知在写什么。

    地师仪不是第一次被人忽视,不如说他大多数时候都在被人忽视。可今日被师青玄彻头彻尾的忽视掉,不知为何,他心里升起一阵恼怒来。

    “师青玄。”

    “师青玄。”

    他极少需要叫那人名字,有些不自在的开口唤了两声,却看到那人充耳不闻,依然将自己埋在卷轴中狂写。

    他一下子有些生气,热血上头,一步走上前去将师青玄从卷轴堆里提起来,一手捏住那人下颚让他转过头来,强硬的要那人看到自己。

    直到看见师青玄错愕的眼神,他才惊觉自己做的事情与平日大相径庭,完全崩了冷静自持的形象,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好在师青玄并未在意,他正处理着堆积成山的卷轴,不知被谁提着后领揪起来,正待发怒,抬头却对上明仪那双含着不满的眸子,心中火气竟一下子消散了。

    “明兄!哎哎哎——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师青玄狂甩胳膊,待明仪轻轻将他放回椅子上,一把扒开面前的卷轴,给自己腾了点空间,站起身来从腰间抽出风师扇,啪的展开,看向一身黑袍一脸阴沉的地师仪,开口调笑。

    “嗨呀,稀客啊稀客,明兄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莫非才几日不见,就想我的紧了?哈哈哈哈哈——明兄你不用害羞啊,本风师是公认的风流倜傥人见人爱,是本风师的魅力太大,明兄把持不住也是情有可原啊哈哈哈哈哈——”

    这等调戏逗趣之语师青玄早与明仪说惯了,张口就来滔滔不绝越说越扯,直到他一抬眼看见明仪逐渐暗沉下去的脸色,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干咳了两下正色道,“咳咳、嗯,所以明兄今日来访,可是有什么要事在身?”

    这一句却问的明仪一愣——他今日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来看看师青玄的。

    这话要他怎么接?难道要说,“我想你了来看看你”,还是直接问“你最近怎么没来找我”?

    不过好在他扮演寡言的角色惯了,他不接话,眼神跨过师青玄看向他身后的卷轴,果不其然听到师青玄明快的声音响起来——

    “哦哦哦你说这些卷轴啊,唉,还不是之前——红衣鬼王大战三十三神官——对,就是那个血雨探花——我们上天庭输的那叫一个惨,文武都比不过人家——不过你说说我们跟他较什么劲啊,那可是绝世鬼王啊,几百年来上天庭出了多少神官,才出那么几个绝世鬼王,怎么可能那么随便让人打败嘛——”

    “唉,”师青玄不知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垮了脸,“帝君可能被刺激到了,点了一波人,非要我们背什么历史典故,说什么博古通今——还要考核,刚好就是人间殿试的日子,哦对好像就是明天——我这不正抄抄卷轴背一背嘛。”他说着,神色中带了点故作可怜的乖巧模样,语气软下来,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讨好的看着明仪。

    明仪被这神情看的一愣,恍然间觉得这人的语气动作,简直像是个在哄闹脾气的小媳妇的人间男子——自己就是这个被哄的小媳妇。

    这想法雷的他浑身焦酥,虽面上不显,但一时间觉得浑身不自在。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转身就要走,却不想袖子被人一把抓住,他回头看去,只见师青玄又坐回了凳子上,半身趴过桌面,伸长双臂抓着他袖子,不停摇晃着。

    “明兄,明兄——”他拖长声音撒着娇,“别走嘛——你不是来看我的嘛,留下来陪陪我啊——我一个人好无聊的看这个卷轴头都要炸了——”

    明仪却也不回头,一甩衣袖挣开他双手。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今日所为,简直像是个被丢在家中独守空房的怨妇来找丈夫发泄不满,心中一阵不适。他不敢再想下去,只想赶快离开风师殿,将这一页翻过去。可他不过向外走了两步,听着身后师青玄含糊不清的呜呜声,回头看到他一脸生无可恋的趴在桌上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软下心来,走了回去。

    师青玄正趴在桌上胡乱嚎叫,他十分倒霉的被帝君抽中,几百岁的人了还要去当庭应试,这几日闷在殿中对着卷轴狂啃,脑子都要爆炸了。不想明仪居然来看他——从来都是他去骚扰明仪的。他觉得高兴,心中一股见了亲人般的激昂之情,一下子又有了走向新生的动力。可明仪不过来问了两声——不,问都没问,只看了看他,他就什么都讲出去了——转身就要走,看那背影他一时竟生出几分弃妇般的怨怼来,只觉满心烦闷人生无望。

    可他听那脚步声停了停,竟是越走越近了。他听着那脚步声一下下靠近,心中也跟着一点一点的雀跃起来,待感到那人走到身旁,他再忍不住,一下子蹦起来,嬉笑着往那人身上扑。

    “我就知道明兄不会放我一个人的哈哈哈——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

    明仪推了推他,却没推动,叹了口气,感慨自己一时心软,揽了个大麻烦上身——他却没发现自己嘴角上扬,心里没有丝毫不愿。他伸手揉了揉那正往他身上蹭的脑袋,随手从身旁抓了个卷轴塞到那人手里,屈起食指敲了敲那人额头,“起来复习吧。”他无奈哄道,完全没发现自己声音里包含着的无限宠溺。

3

    夜深了。

    明仪看着师青玄歪倒在书桌上熟睡的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散落一地的卷轴拾起收好,又伸手将那谁的迷糊的人抱起,径直走近内室,放到床上。

    我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朋友呢。他想。

    他盯着那人安静祥和的睡颜,不知不觉竟品出几分可爱来。

    鬼使神差的,他低头在那人脸上轻吻了一下。


    这一吻倒将他自己吓了一跳,立刻抬头,看了看左右无人,又低头确认那人仍在熟睡,这才长出一口气,安下心来。

    晚安。他想。

    祝你明天,旗开得胜,心想事成。

END

碎碎念
①古代科举不在这个时候的,私设强行考试,不要在意细节

②今天是农历四月二十多,不要在意细节

③天啊我去翻了一遍原著贺玄还是明仪是不是从来没有叫过青玄的名字啊?太子殿下问青玄是谁的那一句除外的话

④平时青玄调戏明仪是瞎调戏,他可以当耳旁风,但是这次被说中了,他真的是因为想青玄了才过来的,有点恼羞成怒。

⑤越写越觉得像是高中生谈恋爱(//∇//),啊,年轻真好

⑥祝大家高考顺利哦~